images/28topx.jpg (8679 bytes)

旅英留踪:牛津记忆

刘蔚铭·2005-7-18

由于去牛津的前一天,在白金汉宫广场,风特别大,刮倒了照相机三角架,相机稍有损伤,电池也功能不正常了,因此在牛津照的照片很少,主要是用摄像机拍摄。现在,只能从摄像机上裁截了一些有意思的图像,记忆这座闻名世界的小城。

来到火车站就好办了,毕竟在火车站乘过车,所有程序基本清楚。买好车票,长出一口气,全身冒汗,应该松弛一下了。静静地看着发车时刻表,终于赶上了 12:00开往牛津的火车。

火车徐徐开动,我的心飞往世界名校——牛津大学。

提前就了解到,火车到牛津大约一个小时,而且也熟悉沿途的车站名。可是,这辆火车怎么开得这么慢呢?沿途站名也似乎也多了几个。问车上的英国人车到不到牛津,答曰:Maybe,他们也不清楚。突然,火车在 Readings 车站停了下来,车上的人全部下去了。Readings 是个大站,去Cardiff 时,曾路过这里。车上只剩下一对老年夫妇了,他们也不知道,而且女士还听不懂英语。突然醒悟,当机立断,马上下车,准备倒车。果然,车站工作人员告诉了我换乘去牛津的火车的准确位置。

应该是一个小时的路程结果用了两个多小时。下午大约两点半,终于踏上了牛津的土地。牛津很小,一路走一路用摄像机拍摄,记录下了这座小镇的风貌与特色。下午五点半,游完了牛津。 

在牛津火车站里一个售报点的海报上,突然看到:London Bombing 的大型醒目字体。游览了大致内容,啊!突然醒悟,今天所遇到的重重困难竟然事源于此呀!很碰巧,旁边刚好有一位英国人在打手机,告诉友人伦敦大爆炸的一些情况。

返回时乘坐的火车才是一趟正规的牛津-伦敦的火车。一路狂奔,只在 Readings 稍做停顿,六点半就返回了伦敦。在火车站,看到了与以往不同的景象。大批警察出动,牵着大狼狗几步一岗,怀中都端着冲锋枪,局势看似紧张。

所有汽车线路几乎全部停滞,也不见出租车的影子,许多道路还是被封锁,地铁更是重点对象。无奈,认准一个方向,往下榻旅馆的方向前进。我始终对自己方向感很有把握,每次去外地,很少问路,但每次都准确无误地找对地方。一路狂奔,穿梭数条繁华大街,路遇许多道路封锁,也见到了手持鲜花,一路抽泣的英国女孩,一些高级住宅区全部用黄色封锁带围了起来。看到了熟悉的返回的道路,不料突然天降大雨。伦敦的天气变化多端,幸好,碰到一辆出租车,钻进汽车不久就返回下榻的地方。此时,天又开始放晴了,我的身心也放松了。回到房间,打开电视机,有关伦敦大爆炸的各种报道铺天盖地,我也融入了这样的气氛之中。 

英国人坚毅的性格是令人佩服的,他们的凝聚力是令人羡慕的。面对伦敦大爆炸,他们内心非常痛苦,但是没有一个人把这一事件当作谈资,当作话题。他们似乎都在默默地互相配合,生活一切如故,正常上班,正常下班。没有地铁座汽车,没有汽车坐出租,或者自己开车。似乎伦敦大爆炸没对他们造成一点影响。返回国内后,倒是国人大谈伦敦大爆炸,见了你总要畅谈一番。 

牛津之行障碍重重,道路险恶,犹如一次冒险,但在整个英国之行中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2005英国第七界国际法律语言学大会:
http://www.flrchina.com/info/special/001/001.htm

法律语言学研究法言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