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罗杰·舒意(Roger Shuy)论语言规划与政策  
  .  
  刘蔚铭
2015/10/08

在国外法律语言学互动平台上,学者爱德华·布济拉(Eduard Buzila)向罗杰·舒意(Roger Shuy)请教,说他准备要撰写关于“欧盟语言规划”的学术论文,但不知道此选题是否属于法律语言学范畴。在此文中,他想分析一下欧盟内所有语言的规划是否已经由欧盟法院接管,理论框架基于社会语言学和语言社会学。此外,此文还准备分析欧盟法院的法律实践,并且有一百多个涉及语言的案例。他认为,从历史的角度审视,约书亚·费希曼(Joshua Fishman)创造了“语言社会学”,罗杰·舒意(Roger Shuy)在此领域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希望得到指点。

爱德华·布济拉(Eduard Buzila)显然是圈外人士,并不熟知著名的美国法律语言学家罗杰·舒意(Roger Shuy)的研究重点并不在于此。不过,罗杰·舒意(Roger Shuy)还是做出了非常认真的回复,在回复中也可以看出其大家风范以及深厚与老到的语言学功底,同时也可以洞察到其关于语言规划与政策的论点。

罗杰·舒意(Roger Shuy)回复说,他在“语言规划”领域并无过深的介入与研究,如果初涉此领域,可以看看拉尔夫·法索尔德(Ralph Fasold)于1984年出版的《社会语言学》(The Sociolinguistics of Society)第九章,同时顺势推荐了早期的一些文献资料:

---Allen Walker Reed. “American Projects for an Academy to Regulate Speech”PMLA, vol. LI, number 4, December 1936.
---W H Whitely. Language Use and Social Change. Oxford 1971.
---J Rubin and B H Jernudd. Can Language be Planned? East West Center, 1971.
---J Rubin and R Shuy (eds) . Language Planning: Current Issues and Research.
Georgetown U Press, 1973.
---Einar Haugen. Language Conflict and Language Planning. Harvard Press, 1966.
---J. Fishman. Language and Nationism. Newbury, 1972.

罗杰·舒意(Roger Shuy)同时指出,伯纳德·斯波尔斯基(Bernard Spolsky)近期关于语言规划的著作值得关注。

罗杰·舒意(Roger Shuy)认为,弄清楚机构和政府内部的语言规划(language planning )与语言政策(language policy)的区别非常重要。他自己曾经对政府机关(如美国社会安全署)的语言政策进行过研究,并出版了专著《政府和企业的官僚语言》(Bureaucratic Language in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Georgetown Press 1997)。有关语言政策的著作大多研究的是学校的语言政策问题,例如波林·G·吉特(Paulin . Djite)的专著《从语言政策到语言规划》(From Language Policy to Language Planning)研究的就是澳大利亚教育的语言政策。

罗杰·舒意(Roger Shuy)陈述道,语言规划/政策与法律语言学的交叉可以在相关案件中找到踪迹,比如在劳诉尼科尔斯(Lau v Nichols)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就涉及到旧金山学校系统中的语言问题,以及后来著名的安·阿伯案件的判决(Ann Arbor decision)也涉及这个问题。1968年,由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院通过了《联邦双语教育法》,提出双语教育的具体指导原则,并为该计划的实施提供联邦资助。1974年,在劳诉尼科尔斯(Lau v Nichols)一案中,最高法院支持了少年儿童有接受双语教学的权利的观点,并勒令加州的一个学区为有语言困难的华裔学生提供特殊计划。如果没有上述案例,也许就会认为语言规划是社会语言学的重要构成部分而与法律语言学无关联了。

 
 
 
 

发布时间:2015/10/08

 
 
 
 

刘蔚铭法律语言学研究网
2002-05-06创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