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国华人做陪审员的细节  
  .  
 

不止一次,国内的朋友向我打听美国陪审团的事。其实我也没做过,不过好多朋友都有过这种经历,今天就把朋友迈克做陪审员的经历,和大家分享分享吧。

迈克经历陪审员筛选

迈克是美籍华人,加入美国籍已经挺长时间了。2009年3月6号那天,迈克打电话给我,说如果有事找他,请在5点以后,我问他干嘛,那么鬼鬼祟祟的,他说:他收到皇后区法庭通知,要去当陪审员。

正好想写关于陪审员的内容,没想到有人“自投罗网”撞到高娓娓的枪口上了。

迈克说他在2月份收到法庭的信,要在2009年3月6号早上8点半到皇后区法庭报到。

纽约皇后区法院门上的标志

收到这种信你必须去报到的,不去就有可能被逮捕。

3月6号那天,迈克按要求准时来到法庭,看到已有250---300人在那里等候。

在人群中,白人、黑人、黄种人、西班牙人 各色人种都有,年龄在20—60之间,每个人胸前都带有胸牌,上面有号码,迈克是K23。

他被分到一个持枪抢劫案组,同时被分到这组的人大概有80多人,被分为四个组。

当着原告、法警,以及法官的面,法官讲述了这个案件的大概情况。

这是一个发生在皇后区一家杂货店的持枪抢劫案,牵涉金额3000美金,当时在店里工作雇员,被歹徒捆绑起来后,被关在冰冻库里。

法官问在场的每一个陪审团候选人:

“是不是美国公民?”(如果不是公民,就走人)

“在座的人有没有被抢劫过?”

(如果被抢过,就会出局,因为此案是抢劫案,怕被抢劫过的人,对嫌疑人有先入为主的成见)

“你是否经常被警察开罚单?”

“你是否与警察有过冲突?”

(以上两个问题,凡是答有者,都会被取陪审员资格,因为怕对警察有偏见而影响判决)

“家里有没有人做警察”,FBI,律师”?

“有没有人被偷过车、包、或者家里被盗?”

“你对出事地点是不是很熟或者住在附近?”

“是否也是原告、被告?”

以上问题,如果答是有,也是会被取消作陪审员的资格。

法官、原告、被告,以及双方的律师(如果是公诉,公诉方的律师叫作“检察官”—District Attorney)都来问问题,在各方面都满意的情况下,最后从80多人中,选出了16个作陪审团团员(12个正式人员,4个候补成员)。陪审团成员多时可达20多人,但多数情况下是12人。

做陪审团员,有的大案子,会耗上几个月时间,有时为了保密,陪审团员不允许回家,只能住在法庭指定的酒店,不允许和外界接触。

当然,迈克说如果你不想作陪审团员也没问题,你也可以说你听不懂英语,这是最好,最自然的理由。

迈克说,他本来不想作陪审团成员,但为了配合我写文章,就帮我,有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感觉。

他这个审判,将用两周的时间,那就意味着迈克在这10多天内,每天都得老老实实去法庭。

轮到我不好意思了,害得别人如此这般。迈克这段时间正在负责一个招商引资,为了投桃报李,我介绍了我认识的几个人给他,可能会对他的项目有帮助,也算是对朋友的一种回报。

神秘兮兮做陪审员

从3月11号开始,迈克就开始给我“晚汇报了”,早请示就用不着美国华人做陪审员的细节。

那次和迈克一起做陪审员的被挑选出来的16个中,6个是老师,迈克是自己开公司的生意人。这些人当中,有意大利人,印度人、日本人、华人就迈克人一人,西班牙人,黑人。

陪审团里,通常会有各个族裔的陪审员(此图来自网络,与本文内容无关)

第一天,法官先恭喜他们这16人,作为光荣的人民陪审员和候补陪审员,并让他们宣誓为法庭上的一切尽忠职责,还得保密,每次庭审都要发誓将坚守诺言。搞得神秘兮兮的。

不过,在美国法庭上的誓言是可不是说说就算的。假如一个人在法庭上发誓自己所说的都是真话,但却做了伪证,不但会背负法律责任,还会被记录在个人档案中,他以后的诚信将大打折扣,很多事都会受影响。就好像狼来了故事里那个小孩一样。

所以,迈克给我讲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直没有告诉我这个案子的细节和具体情况,比如受害人的身份、具体时间、地点,以及法庭现场的实际对话,因为他必须信守诺言和诚信,我也理解,所以也没有逼他。

不仅是庭审内容神秘兮兮,所有关于陪审员的信息都是保密的。比如,陪审员的个人信息、陪审员每天休息吃饭的时间地点,就像地下工作者一样。

迈克和其他15位陪审员,每天胸前戴特殊胸牌,从法庭后门进,然后被安排在指定的房间休息,等候。迈克注意到,每次说好的第二天在哪个房间等,结果都不是,临时都会变化。到时间了再被带进审判现场。连中场休息10分钟,法官都叮嘱要保密,不要和原告、被告律师接触等等。到了中午休息吃饭时,法警还会把陪审员送到门口,以防他们和其他人有接触。下午2点,又从后门神秘兮兮地回来。

就是这样神秘,有时弄得陪审团里人人都神经紧张。还好迈克这个案子并不算复杂,否则要是碰上大案件,真的几个月回不了家,天天这样神秘兮兮,我岂不是罪魁祸首了?

纽约州最高法院

细致又无聊的庭审询问

现场有公诉方律师(检察官),被告,被告的律师,主持人一样的法警、书记员等。

右侧是按号码编好的陪审员,迈克是15号陪审员 ,他是候补成员中的第三个。

旁听席上有6-7个人,可能是家属,朋友。

11日下午的庭审相对简单,两方律师各自请证人上庭,各自描述自己所知的,与案情相关的内容,并出示相关证据。证据里有案发现场的照片、DNA提取物BALALA,就和美剧CSI(犯罪现场调查)、THE GOOD WIFE(傲骨贤妻)等这些美剧的情节差不多。所有证据都有编号,有原件以及副本和存档记录。

证人在描绘情况,律师会问得非常仔细,这个过程远远没有电影里那么慷慨激昂、高潮迭起,甚至可以说很无聊。因为问的问题都是一些很细节的问题。

比如,警察做证人时,公诉律师甚至问到抢的钱中有多少,5美元10美元100美元各有几张。警察搜到钱时,钱是散的,还是被叠,还是对折,枪在哪里,包枪的是衣服还是包等等。抓到抢劫嫌疑人时,车停的地点,离公路有多少尺,当时的天气,每个人穿的衣服。

有时有些律师的问题根本和本案无关,而是故意扰乱对方证人的头绪。比如被告的律师问警察,连钱叠起,还是折起来,大概有多少尺寸,多厚,等等。好像在找茬。

案件正式审理的第4天,迈克说案情有了很大的转机,本以为要两个星期的案子,结束了。迈克,也拿到了一张法庭证明,两年之内,他可以不用再去作陪审员,如果有幸被抽到,可以出示这张光荣的证明,这时的他才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并不复杂的案情

2006年9月19日,纽约皇后区125街一家中东人经营的杂货店在11点多钟时遭到抢劫。有三位蒙面人,其中有一名持枪者,抢走了3000美金。

持枪蒙面者先进入店里,用枪威胁正在数钱收银的人交出现金,两名蒙面人随后进入,拉下了店门,同时发现店里还有一名员工,把收银的人和员工关在店的冷藏间,并抢走了他们的手机,19支雪茄烟,逃离现场。

随后不久,这伙劫犯因为行迹可疑,被巡逻的警察搜查,结果从他们的车上搜出一把****,3个蒙面面具,以及每人车座下面搜到600美金,其中有800美金是藏在司机后背座位下。连司机一共抓到4个人,其中有三个20岁以下的青年,只有司机当时是35岁。

2006年审判时,开车的司机说,他只是为他们开车,并不知道他们去抢劫,放在司机后背座位下的钱也不是他的。

但2年后,案情出现转机,因为三个抢劫人中有一位,出庭指证那位司机,证明抢劫的枪是司机给的,并给他们钱买面具,他还负责侦察哪一家店可以下手。本来看好了街角处的一家店,因为门口有人喝酒不好下手,看到案发这家店,只有一个在数钱,就决定抢这家,司机在放风,并接应。分脏时他分得了800美元。

被告律师再三狡辩,认为22岁的小伙子是为了减刑,故意污赖被告。因为如果小伙子指证,立功,他的刑期可以从15年减到6年。

结果陪审团一致裁定司机有罪,最后他本人也认罪,法官判决被告9项罪名成立。

案件审理完了之后,法官感谢陪各位陪审员对政府的帮助。陪审员很耽心错判冤枉他的被告,去问法官。法官这才告诉迈克他们,被告37岁,以前有三次作案前科,陪审员们没有冤枉他。当时没有告诉他以前的情况,只是讲了本案本身的事,怕影响陪审员的判断。

这下,迈克他们才安了心。

至此,迈克的这次“法庭历险记”终于完结了。我们常开玩笑说,迈克这次也算是做了一次伸张正义的英雄......

细想来,美国的陪审团制度还是挺有意思的。有人开玩笑说:什么是陪审制度的特点呢?就是“外行”与“内行”平起平坐,一起审案,由“外行”定罪,“内行”量刑的制度。

来源:高娓娓的《高看美国》一书(转自“看中国”)

 
 
 
 

发布时间:2013/10/16

 
 
 
 

刘蔚铭法律语言学研究网
2002-05-06创建